Monday, 25 September 2017

特朗普的花名册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二在联合国大会的首秀,不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本色,提及朝鲜核问题时,给朝鲜领袖金正恩取了个新绰号“火箭人”。其实,特朗普经常给对手取绰号,并且通过社交媒体传播开来,对他的对手造成压力与伤害。“狡诈希拉莉”“骗子克鲁兹”“低能量杰布(布什)”“小卢比奥”“瞌睡眼陶德”等,简直可以编成一本花名册。

特朗普的“花名册”

瞭望台
本报特约/陈列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二在联合国大会的首秀,不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本色,提及朝鲜核问题时,给朝鲜领袖金正恩取了个新绰号“火箭人”。其实,特朗普经常给对手取绰号,并且通过社交媒体传播开来,对他的对手造成压力与伤害。“狡诈希拉莉”“骗子克鲁兹”“低能量杰布(布什)”“小卢比奥”“瞌睡眼陶德”等,简直可以编成一本花名册。
朝鲜领袖金正恩导弹玩上瘾,美国总统特朗普索性给他取了个新绰号“火箭人”(Rocket Man)。
特朗普周二在联合国大会的首秀,不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本色,提及朝鲜核问题时,他说:“火箭人正在进行自杀任务,但如果朝鲜的核武威胁到美国或美国盟友时,那将要完全摧毁朝鲜。”
一名国家元首以绰号在联大会上称呼另一位国家元首,非但无礼,而且少见。堪与2006年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在联大称呼小布什总统为“魔鬼”相比。
查韦斯几年后在访谈中透露,他本来没打算嘲讽小布什,但不知为什么,他在现场闻到一股恶臭味,促使他临场发挥。
特朗普倒是有备而来。尽管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他上台前才呼吁过,希望大家发言时维持政治家风范,千万不要轻启战端。

特朗普演说
换来稀疏掌声和恶评

在这场言辞激烈的40分钟演讲中,特朗普还重提邪恶轴心,谴责了伊朗、委内瑞拉和叙利亚,强调这些流氓政权都必须受到主权国家联盟的挑战。
他也谈到世界和平、人道互助、共同承担安全防御责任和难民问题等。
但是,他要毁灭朝鲜的谈话和给金正恩取外号的言论,却使演讲内容失焦,媒体纷纷拿火箭人做文章。
特朗普的演说换来的是稀疏的掌声和恶评。纽约智库外交关系协会资深学者派崔克说,身为美国总统,在世界舞台上做这种发言实在不可取。资深民主党参议员范思登说,特朗普威胁毁灭朝鲜这种言过其实的表态令人失望,她批评特朗普把联合国当作发出战争威胁的舞台。
奥巴马时代的白宫发言人厄尼斯特批评特朗普用那样的言辞嘲笑对方显得愚蠢。他质疑:“嘲笑金正恩,能强化美国安全?”
但特朗普显然对这绰号洋洋得意。原来他两天前和韩国总统文在寅通电话时已启用这个绰号,然后在自己的推特中晒出这段谈话:“我昨晚与韩国总统通话,问他‘火箭人’现在怎样了?朝鲜已出现排队加油的车龙。好惨!”
然而,特朗普天天发推文,媒体已见惯不怪,它们没留意这条特朗普自以为很幽默的推文,于是他索性借联合国这个大舞台玩大一点。一大早就发推文预告“今天是个大日子,上午十点会有大演讲”。
演说一出,火箭人立刻成为网络热搜字,熟知特朗普性格的白宫官员不敢邀功,忙说特朗普在联合国的用词都是他自己的想法,在给人打造名号方面,“总统不需要别人帮忙。”
但媒体上网一搜,发现《经济学人》杂志早在2006年就把金正恩的父亲金正日放上封面,称他为火箭人。特朗普的“杰作”原来是拾人牙慧,一点也不原创。而旅居平壤的外国人后来也揭露特朗普对联合国制裁功效夸大其词,平壤的车子本来就不多,哪来排长龙抢购汽油?
特朗普经常给对手取绰号,并且通过社交媒体传播开来,对他的对手造成压力与伤害。“狡诈希拉莉”“骗子克鲁兹”“低能量杰布(布什)”“小卢比奥”“瞌睡眼陶德”等,简直可以编成一本花名册。
《美国之音》辩说,跟上面这些有贬义的绰号相比,特朗普给金正恩取的火箭人绰号比较中性,没什么恶意。换言之,金正恩没什么好生气的。
外国媒体可不是这么看。中国《环球时报》社评就指出,如果特朗普是存心刺激朝鲜,那这一招既不高明也不道德。毕竟此时不同往日,特朗普现在每一句涉及外国领袖的话都是外交,他有必要树立起尊重对手的意识。特朗普可能觉得这样说话很好玩,但金正恩可能觉得这是一种刺激甚至羞辱,这件事就会加深平壤对华府的敌意,对朝鲜核问题产生负面效果。
特朗普在众所瞩目的外交舞台上,一次过划清敌我,重提邪恶轴心、流氓政权、点名美国心目中的新四大恶人,难怪瑞典外相瓦尔斯特伦感叹:“上次在联大听到这样的讲话还是几十年前的事……这是一个在错误时间对错误观众发表的讲话。”
翻回历史:1980年代初,冷战进入美苏两个超级大国最后较量的时期,1982年,里根总统称前苏联为“邪恶帝国”(Evil Empire),推行强硬的对苏政策。1993年,克林顿总统提出新论调,把朝鲜、古巴、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等列为“流氓国家”(Rogue State)。2002年,小布什总统提出“邪恶轴心”(Axis of Evil)的概念,把伊朗、伊拉克和朝鲜称为邪恶轴心国,后来还添加了利比亚、叙利亚和古巴这三个第二梯队邪恶轴心国。

金正恩对绰号很感冒有例可循



尽管措辞不同,无论是“邪恶帝国”“流氓国家”,还是“邪恶轴心”,这些论调的本质是一致的,所针对的国家通常是与美国对立的。有人说,地缘政治和冷战并未结束,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换了舞台。
《环球时报》则希望平壤会看淡特朗普作为“推特总统”说话时的随意性,不要过于敏感和做出过激反应。
金正恩对绰号很感冒是有例可循的。去年11月初,中国网民给他取的绰号“金三胖”被中国当局列为禁止搜索的网络敏感字,据称是应朝鲜当局的要求,金三胖一词被屏蔽。前年10月,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出席朝鲜劳动党70周年阅兵仪式时,金三胖也一度被禁。
金三胖一词被禁,但中国网民很有创意,很快就以新的代名词、新绰号取代它,例如:“金三月半”“金胖胖胖”“鑫胖”“金三肥”“金3胖”“gold three fat”“金二胖plus”等。也只有中华文字才能发挥这种功效。
说到取绰号这一门“艺术”,中国人可以说轻车熟路,随手拈来。美国人肯定拍马难追。

中国古典小说知名人物
都有响当当绰号或花名        

中国古典小说如《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都沿用一个技法,就是几乎每一个有名有姓的人物,都有一个响当当的绰号或花名。
而水浒传堪称是其中的祖师爷:一百零八名好汉,人人都有个响亮的外号,是古典小说中绰号最多的一部。别以为这只是一种雕虫小技、文字游戏,登不上大雅之堂。这些绰号取得巧妙,只用三四个字就能描摹出一个人的形象。梁山好汉的形象深入人心,其人物绰号的独特魅力不能不说是一个重要因素。
古龙说过,一个人的名字可能会取错,但外号绝不会错。外号代表一个人的性格特色,代表他的精神面貌,更代表他在江湖中的地位和尊严。
宋江绰号呼保义、及时雨,江湖上人人多知道他仗义疏财好结交朋友,水泊梁山108将落难之时都想到投靠宋江。他的绰号成了当时最知名的品牌,具有强大的号召力。
为什么古龙和金庸的武侠小说这么吃香?因为他们在刻画自己的武侠世界时,都沿用了古典小说的技法,让每个江湖人物都有个让人难忘的绰号。古龙笔下的楚留香,就有香帅、盗帅之称,其风流倜傥,轻功高强、可想而知。探花郎李寻欢,绰号“小李飞刀,例无虚发”,简直就是正义的化身,无论邪恶的力量多大,只要小李飞刀出马,正义必然战胜邪恶。
金庸为人物取外号的功夫炉火纯青、比古龙更胜一筹。金庸笔下人物的外号涵盖范围极广,包括动物、植物、兵器、性格、历史等,足见其知识渊博。
《天龙八部》里有个奇怪的组合“四大恶人”:各人外号里的“恶”字依照排名来定位:老大“恶贯满盈”段延庆、老二“无恶不做”叶二娘、老三“凶神恶煞”岳老三和老四“穷凶极恶”云中鹤。金庸用四句成语刻画恶人形象,十分成功。
其他如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等,也叫人拍案叫绝。
就不知这些小说的英译本如何翻译这些绰号。
说到取绰号更不能漏掉鲁迅。
研究鲁迅的专家钱理群称:“鲁迅善于取绰号,用绰号高度概括对手的特点,神情毕肖,这些绰号永远跟随着对手,天涯海角也甩不掉。”
也有人赞他在五四作家中,对取绰号贡献很大,神功独步天下。
鲁迅小说中使用的人物绰号如“阿Q”“孔乙己”“假洋鬼子”等都是经过精心考虑、仔细推敲的,因而含义深刻富有艺术魅力。
鲁迅说过:“中国老例,凡要排斥异己的时候,常给对方起一个诨名——或谓之‘绰号’。”

特朗普对四大恶人评论自相矛盾   


特朗普在联大首秀中炮火猛烈,点名了新四大恶人。从他对个别国家的喊打喊杀声,不难猜出它们的排名依次是:朝鲜、伊朗、叙利亚和委内瑞拉。
然而,特朗普对四大恶人的评论也自相矛盾,他一方面要朝鲜在核问题上尊重联合国决议,一方面却恫言要退出国际支持的伊朗核协议。那岂不等于放任伊朗重启核武研发。
一个朝鲜已让他头痛,再加上一个拥核的伊朗,他应付得来吗?
朝鲜外长李勇浩已对特朗普作出回应,称特朗普在联大的言论犹如狗吠:“如果他以为用狗吠声可以吓倒我们,这真是个狗做的梦。”
这么巧,特朗普的生肖属狗。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当权者金正恩互相发出核威胁,制造恐惧和担忧。但这场口水战也有它滑稽的一面,至少漫画家是这么认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