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6 August 2015

新加坡2015大选在即








【早报政谈】举手嘲笑依然  应对襟怀已宽    陈振声-从kee chiu出发
四年过去了,不少人看到陈振声时仍称他为举手部长。对此,陈振声说,更重要的是认识他、曾与他共事的人,是否还继续嘲笑他。
何惜薇 报道
hosb@sph.com.sg
“被人家嘲笑、被人家作弄,那种感觉对我来说一点儿也不陌生……看人脸色、遭人白眼,在我成长的日子里,这不是偶尔才发生的事。”
说话的是小时候家境贫穷、由母亲一手带大的总理公署部长、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陈振声(45岁),他描述的是当年初涉政坛时遭非议的“举手”事件。说着说着,他把视线投向远方、神色凝重,不一会儿他无奈地笑了一下,回望记者说:“既然知道不能避开同样的经历,关键就是如何保护自己,专注应该做好的事。”
2011417日,上届大选前夕,刚卸下戎装的陈振声在人民行动党青年团庆祝成立25周年的大会上演讲时,用与新兵交流的方式,时而夹杂一两句福建话,与台下的出席者互动。他向台下的人提问,对于新加坡还能生存多少年的几个选项kee-chiu(福建话,“举手”的意思)。
让陈振声始料不及的是,这个带动现场气氛的做法,上载互联网后成了笑柄,一些网民笑他英语不流利,另一些则说他“扮beng(粗俗),乱秀新加坡式英语(Singlish)。
他说:“我这才明白,如果无视说话的语境,把同样一番话放上网,接触到的人又不熟悉你的作风,效果完全不同。”
收到道歉电邮
陈振声言论遭断章取义的例子不止“举手”事件,他当选不久后受访时强调能够做出增值的重要,举例说一盘炒菜头粿在餐馆要卖10元,在小贩中心只要25角,但不少人还是喜欢吃餐馆的炒菜头粿,因为质量不同。这番话一经传开,引来他以精英分子自居的批评。
“(陈)佩玲说得对,专注于自己要做的事、努力造福周边的人,跟其他陷入困境的人相比,我们的问题微不足道……我太太当时勉励我,只要我不觉得做了会让孩子蒙羞的事,就无需过于自责。我当时不是担心自己或家人,我更担心整个团队的形象和声誉,以及大家所做的努力,是否被我连累。”
马林百列集选区现议员陈佩玲,2011年参选时年仅27岁,是行动党23年来最年轻的候选人,她刚从政时一度受到舆论的压力,被批评样貌举止稚嫩等。
陈振声前天接受本报专访,首次回顾刚步入政坛时被推到舆论风口浪尖的情况。访谈在他住家附近的咖啡座进行,这家咖啡座装潢简单,售卖“老式”蛋糕,播放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脍炙人口的香港电视剧主题曲和插曲。
访问过程中,咖啡座恰巧播着《网中人》主题曲的旋律,歌词唱着“回望我一生,历遍几番责备和恨怨,无惧世间万重浪,独怕今生陷网中……”,氛围顿时有些沉重。
四年过去了,不少人看到陈振声时仍称他为“举手部长”。对此,陈振声说,更重要的是认识他、曾与他共事的人,是否还继续嘲笑他。他说,离开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出任职总秘书长时,他收到一封长长的电邮,发电邮者向他道歉,指出不应该先入为主地对他的为人下定论。
陈振声当时也收到一份他十分珍惜的告别礼物,那是一条印有“陈振声部长为社会工作kee chiu”字眼的毛巾。送礼者显然对“举手”这个词,赋予积极的意义。
陈振声育有三个孩子,老大是女儿,今年14岁,老二和老三是6岁和3岁的儿子。陈振声坦言,从政对孩子造成不少压力,特别是老大,她如果表现突出,获学校选为代表,同学会说“当然啦,她是部长的女儿”;如果成绩不好,同学们又会说“哎哟,她可是部长的女儿呀”。
陈振声和妻子只好不断鼓励孩子,要她不理会闲言闲语,“专注地做自己、做自己要做的事”。
针对不时有反对党人说部长很好当,不外是到负责的政府部门走走看看,过后打打高尔夫球,每个月就有好几万元入袋,陈振声说,不同人会做出不同回应。“我会在心里问,你是不是向往这样的生活,所以才要从政?我的母亲会说,你忙成这个样子,有钱都没命花。我的孩子则说,爸爸,如果我们把钱还给政府,政府是不是就会把你还给我们?”


我跟公务员分享经验,这些快出任常任秘书和副常任秘书的人异口同声说,劳资关系融洽、劳资政和睦协作。我问他们是否认识工会领袖,是否曾尝试了解一般工人关心的事务,答案都是“否”。我觉得应该重新启动职总和公共服务相互借调职员的做法,让将获擢升的公务员到工会了解情况。这样,双方才能了解彼此的考量,制定政策时也不会忽略工友关注的事务。
——陈振声谈希望在今年重启职总和公共服务相互借调职员的做法

我不喜欢“第四代领导人”这样的称呼,说“第四代领导班子”比较理想。领导团队要有如“瑞士刀”的特点,有不同的功能。一个团队的成员各有长短处,要能够取长补短、相互配合。一个足球队也是有人踢前锋,有人做后卫,就算是球技最好的人,我们也不可能要他任何时候都上阵,我们是不可能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的。
——陈振声谈第四代领导班子












其他新议员在大选前都曾到过选区接触选民,当选后能自然地延续这既有的关系,相比之下,谢世儒在上届大选是在最后一刻才被调往女皇镇区。这非常有挑战性,我要想办法尽快认识所有在女皇镇的居民……过后我特别用心,尽量跟所有居民见面。

林子恒 报道 zhlim@sph.com.sg


和丹戎巴葛集选区原议员谢世儒医生约好在东陵福一带的老区见面,采访前一名围着蓝色头巾、身材瘦小的30来岁马来族妇女从我们身旁胆怯地趋近。谢世儒转过头,妇女见到他,一下子激动地把双手合十捂住嘴巴不断重复:真的是你,谢医生,太感谢你帮我解决了问题。原来妇女前阵子遇上私人难题,谢世儒帮她解决了问题。 也许是起步时遭受比一般新人更多的揶揄嘲讽,鞭策了谢世儒更努力去经营与居民的关系。 2011年大选时,淡滨尼集选区人民行动党新人陈秉禾突然退选,丹戎巴葛集选区原议员马庆炎最后一分钟被调到那里顶替。马炎庆的位子,则由从未被行动党正式介绍的新人谢世儒(43岁)顶上。丹戎巴葛集选区最后因没有反对党参选,行动党团队不战而胜,谢世儒也就从原本局外人的身份,一天内一跃成为新议员,因此被一些国人戏称为中马票议员 不过,谢世儒受访时坦言,一觉醒来突然跃升为人民代议士,非但没有中头奖的感觉,反而觉得压力特别大。 他说,其他新议员在大选前都曾到过选区接触选民,当选后能自然地延续这既有的关系,相比之下,他却在最后一刻才被调往女皇镇区。这非常有挑战性,我要想办法尽快认识所有在女皇镇的居民……所以过后我特别用心,尽量跟所有居民见面 不过,也有不少居民拿谢世儒和女皇镇原议员马炎庆比较,谢世儒说,马炎庆表现非常优秀,他要接替并维持马炎庆多年来与民众建立的感情,实在不简单。但他说:这是个快乐的难题(happy problem),是个好的挑战,我希望能够在他建立的基础上做得更好。谢世儒说:有些居民会说,已经三四年了才第一次看到你,一定是大选要来了,你才上门来拜访’……我只能向他们解释,这几年来我都尽量找机会跟大家沟通,但难免还是无法亲自跟每一个居民打招呼。他认为,四年的努力耕耘后,居民已经看到了他的诚恳。他说:他们觉得我为人比较温和、随和,还给我起了小绰号叫邻家议员’……他们有任何问题要找我帮忙,都不会觉得尴尬。对于自己过去四年来的表现,谢世儒用他爱吃的海南鸡饭来形容。他说:只要你是新加坡人,一见到它(海南鸡饭)、闻到它、尝到它,你心里就会有很特别的感觉。它也是个相当饱实的食品,但又很简单。” “我希望对居民而言,我也是这样一个不太复杂的人,容易产生感情,见到我的时候,能有这种温馨的感觉。

神哪!我要赞美袮





十架的爱

Monday, 24 August 2015

风铃木又开花了
























茶阳三庆客家文化之夜

昨晚去年车水人民剧场观赏茶阳三庆客家文化之夜的演出。演出有舞蹈及歌唱,相当精彩。可能是坐得太远,拍摄出来的照片与录像,效果差强人意。选了几张放出来,做个纪念。



video

video


video

video
video






video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