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6 August 2017

白沙公园周日风情






video

video

video





video





世界的第一个。。。。。

video

开开眼界








「阮ㄟ大漢查某子XX嘜嫁尪囉(我的大女兒XX要嫁人囉)!阮ㄟ子婿是XX的大漢後生XX(我的女婿是XX的大兒子XX),伊骨力、古意、又擱肯打拚,阮足呷意!(他努力、老實,又願意認真打拚,我非常滿意他!)
宴客地點還用「置欸」(就在...)起手式,「請大家親戚朋友作伙來呼阮請!魯力喔!」(請大家親戚朋友一起來給我請客,麻煩大家了)
有發現最後一句「魯力喔!」很少見嗎?其實它要念「ㄌㄡ ㄌㄚˋ」表示麻煩對方了,很感謝的意思!




杨萱:嗡嗡小蜜蜂


蜜蜂原来是视障,她们只能辨识光暗,但不能看见形象。那不更是伤心吗?什么狂蜂浪蝶?白白担待了这名声,蜜蜂一辈子连自己亲密接触的百花都没看清楚啊。
有时,看见闹市中的麻雀我会为它们发愁:在空气污浊的环境里飞来飞去,装进了那么多人类制造的废气,小小的麻雀会不会患癌?
麻雀生灭对自然生态不至于产生巨大影响,对人类更重要的是,没有蜜蜂的地球将是何面貌。2009年墨尔本外围乡郊地带发生了黑色星期六的山火,灾情惨重固然提醒了官方各有关部门注重加强防灾,更引起都市新人类关注的,是接下去的三年当中整个维州不见一只蜜蜂。
当年的火灾新闻图片中,有一头被烧焦了脚掌的树熊从救火员手中的水瓶吸吮,公认为感人肺腑;可是蜜蜂呢?从灾后蜜蜂绝迹的事实可见自然生物族群谁受害最大。“设想没有了蜜蜂,地球在四年里完全毁灭”;如果我没有记错,那是爱因斯坦说的。
近些年从美国、加拿大到澳大利亚都掀起城市居民在高楼寓所顶层养蜂的热潮,由于接近蜂箱必须保持绝对的静默,养蜂人的贴身经验据说是感觉无言的平静,尤其是蜂群发出不断的嗡嗡微响所产生的宗教鸣唱效果。记得童年有这样的课文:小蜜蜂,嗡嗡嗡,飞到西,飞到东……
读了这类城市养蜂书籍才得知,原来不停的闪动翅翼保持空气流通及控制窝内的气温,是蜜蜂们工作的一部分。蜂翼振动的速度是每秒钟180下,我有一种颤栗的肃然起敬。
蜜蜂可说是一种母系制度的阴性生物。蜂家族以终生不息地生新的幼虫的女王蜂为首,最主要的成员是工蜂,酿造蜜糖,滋养我们人类的生命健康。所有的工蜂都是雌性,很讶异的是她们的寿命仅仅是四至五周,而女王蜂则一般能活上五年左右的“高龄”。说工蜂命短令我“讶异”,毋宁是有点嗒然失落,因为在比较理性地关注蜜蜂之前,我一直以来把她们当成会再见的“异族朋友”,以为下一个夏天来金银花薰衣草薄荷花上(也有过金黄大朵的南瓜花)嗡嗡嗡地盘旋采花粉的可能是我去年“认识”的蜜蜂,原来同一个夏季所遇见的就已经为人间奉献尽力一生!
另外,也很同情蜜蜂原来是视障,她们只能辨识光暗,但不能看见形象。那不更是伤心吗?什么狂蜂浪蝶?白白担待了这名声,蜜蜂一辈子连自己亲密接触的百花都没看清楚啊。她们只是经由接触,以触须、口部管子和身体的细绒毛,来采集花粉(造蜜的第一步骤),然后以嗅觉和味觉来决定这是否所要收的花粉。最神奇的是,工蜂在找到数量大的花丛后,会飞回自家蜂巢报告这个地点的距离,召集同伴一起去工作。她们通过震动翅翼通知本身所得详情,接听消息详情的其他工蜂也用震翅语音发问,交流后再决定是不是值得全体出动。
在所读到的养蜂第一手资料中,养蜂人称誉蜜蜂的社会组织是高度民主团结,绝对无条件合作。
早在法老时代,古埃及人就懂得用船运载蜂房上下尼罗河,目的是使蜜蜂沿河岸进行传播花粉的天职,达到农作物丰收的目的。蜜在古代也有不少医药作用,法老死后的陵墓还有装蜂蜜的瓮。事实上,即使在手机万能的今天,蜂蜜在我们的生活中也一样不可或缺。

1804年,政治眼光跨越时空的万世英杰拿破仑在加冕日穿的王袍,内层绣满无数只小蜜蜂。他说:蜜蜂勤奋合作,有王为首,当为世人模式。他要建立一支像蜂一样有刺的军队,创造一个能造出蜜糖的国家。
拿破仑成功了,也失败了;他最后死于英国买通下手的慢性砒霜中毒。200年后,我为他心痛。

(传自墨尔本)

Tuesday, 15 August 2017

美好时光


                                                       在小女儿家吃晚饭

                                                         
                                                         屋檐上翠绿的灌木与鸽子

晨橙云朵











Monday, 14 August 2017

文字游戏

video


一对年青夫妇離婚,临走女方给他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145X154÷4(1+1)80

他花费了几年的时间,才弄清楚是什么意思。

“一事无成,一无是处,死王八蛋!”

太深奥了,没文化还真可怕。




Friday, 11 August 2017

来福士坊的“天天”塑像

荣念曾“天天向上”来新展出 

逾千个大小不一的“天天”塑像已在来福士城(Raffles City)一楼展出。三个各3公尺高的大型“天天”塑像在商场不同入口处“站岗”。
“天天向上”原是上世纪50年代毛泽东寄语当时小朋友的成语。1979年,荣念曾以“天天向上”为题,于香港艺术中心展出概念漫画。漫画主角“天天”是个穿短袖衬衫和长裤的小男孩,不是乖乖读书与听话的“模范”学生,常常以往上看、往上指的姿态出现。《天天向上》漫画系列都没有文字,所有“思考泡泡”和“对话框框”都是空白的。
天天右手指向上方
“天天”右手永远指向上方,荣念曾说过这个动作含意视乎每个人的理解和感觉,并无特定意思,有无限想象空间。“天天”从2D发展为立体模型及大型雕塑,大众可在纯白色的“天天”立体模型上,创造属于自己的“天天”。
《天天向上》概念漫画及塑像曾于香港、上海、北京、台北、东京、首尔、米兰、安亚伯、巴黎及北京展出。《天天向上入门须知——荣念曾竹棚花牌装置》2014年在美国华盛顿国家大草坪展出壮观,结合岭南传统戏棚工艺与香港当代艺术思维,由竹枝建成阔35米、高10米、深6米大型城门,包括1200个竹筒风铃和90面天天旗帜。
本地逾40人参与设计  
这次“天天向上”展览来到新加坡,邀得各行各业超过40名人士参与,包括官委议员、戏剧盒艺术总监郭庆亮、实践剧场艺术总监郭践红、唐四重奏、电影导演邱金海、巫俊锋、电影人Yuni Hadi、云晖翔、诗人作家Alfian Sa'at、建筑历史学者赖启健博士、主持人杨君伟、新传媒艺人白薇秀、欧萱、陈泂江、泳手教练洪秉祥、风水师陈军荣等。
受邀参与设计“天天“的郭庆亮说,这是非常富有反省意义的过程——“天天”的笑脸充满希望与乐天精神,怎样在世道艰难时局继续保持这种精神?他非常期待看到不同艺术家的诠释。
“天天”令赖启健博士想起曾经风行一时的儿童刊物《南洋儿童》主角小强,也是勉励孩童向上的形象,成为其设计灵感。
自闭症学校星光学校(Pathlight School)艺术部中小学生也呈献他们的“天天”版本。配合展览,“天天向上”创意工作坊在全岛各地举行,共有近千名学生参与,作品都予以展出。这是香港社区校园创意拓展计划在新加坡的延伸。荣念曾相信工作坊能为孩童、家长、老师与艺术工作者创造一个关乎创意的对话交流平台,孩子们通过设计12厘米版本“天天”塑像,表达他们的思想、感情及创意。
另外,展出的超过50个“天天”塑像,由香港、韩国、日本和北美艺术家设计。
荣念曾是建筑师出身,投身剧场、漫画、电影、视觉艺术和装置艺术等创作超过40年,是“进念·二十面体”创团成员及联合艺术总监。他也是香港当代文化中心主席、香港兆基创意书院校董会成员等。